读博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迷失方向,看不到终点,甚至也忘记了初心。今天邀请了来自英国杜伦大学的西方哲学博士张若愚来分享他读博士的经验和感悟。

Emma:你当初为什么决定要读这个博士呢?

张若愚:我觉得(每个人)有不一样的读博动机。博士首先是一个领域能够拿到的最高学位,它代表了这个领域最前沿的研究方向。对于我本人而言,在非常小的时候对(哲学)非常感兴趣,我希望将来能从事关于哲学的一些学术研究,所以我决定读博。

Win Win:因为我读的是MBA,偏商业性质,所以在我的理解下,PHD更多是偏向于研究。学生在个性上需要偏好学术,偏好做研究。这样的理解对吗?

张若愚:我认为是这样的。博士are supposed to make contribution。所以你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去思考你的论文计划,去理解前人的工作,然后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提出你个人的看法。

 Win Win:一般在英国博士课程是4年对吧?到时候会很难毕业吗?

张若愚:这都取决于你的专业,一般都是四年。但我的专业比较特殊,我们文科博士有很多超过五年,甚至七、八年的情况。

微信图片_20180702135622

Win Win:那我想问一下它的难度到底体现在哪里呢?具体是什么能够决定毕业与否?

张若愚:主要取决于不同专业,据我所知,你首先要对你专业领域有基本的了解,比如说哲学非常大,有很多方向。了解相关哲学家的文本,然后要熟悉一些论文,这需要很长的时间积累,然后,把自己涉猎的知识融会贯通,理解成一个体系。其实我们的博士论文是一本书的长度,比如说是(一般)论文1万字或2万字,博士论文一般是10万字左右,至少要10万。

 

相当于一本书,而且这本书你不能随便写,你要把它写得像一个交响曲一样,(演奏出)最理想的状态。但是现在我们很多读博的人都没有以这样的理想状态读书。至少对于我而言,博士是一个人进行学术发展的最好阶段。另一方面,要拿到博士学位,这是一个基本的目标。

我认为真正成功的博士需要具备两点:1)熟悉你这个领域的内容,2)个人做出相应的贡献。

Win Win:熟悉了这些,是不是相对比较容易毕业?

张若愚:对一个学科的熟悉是无止境的,重要的是读博士的过程。最后的学位所证明的并不是你的知识量,甚至它并不能证明你创新的能力。它证明的只是你具有一定的科研能力,具备相应的理解他人的能力,相应的分析问题的能力。

微信图片_20180702135625

Win Win:你现在读博士多久了?会不会觉得PHD时间长,你又是怎样安排自己的生活?


张若愚:我博士读了三年,基本上是没有课程,时间很有弹性。生活会变得非常的自由,尤其是我们读Philosophy的,有很多的时间自由安排。比如说旅游,并不是说我今天工作,明天就去旅游。对于博士而言,即使旅游,也要与思考,科研,写作融为一体。


Win Win:太多自由的时间会不会存在一些时候是迷茫的?你有没有迷失方向的时候?

张若愚:有这样一个现象,看你如何平衡,你可以昏昏睡睡,睡上一天或者游玩一天。因为没有人去监督你。一个人在做博士前,要想清楚自己的目的,你要时刻想着自己要达成什么样的状态?你到底是想混一个学位还是想做出真正的贡献。如果你期待很高的话,你自然而然不会把时间太浪费。如果你只是想混一个学位的话,在某些领域也不是那么难。

Win Win:如果作为现在的研究生,或者说本科生,他们想在未来读博士,你给他们的建议和提醒是什么?

张若愚:考虑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博士不是一年的事情,至少要好几年,同时还要考虑博士期间的其他生活,情感,家庭方面的压力,包括金钱问题,都要系统地考虑清楚,不要一时头脑发热,那样的话你可能中间又放弃了,这是一个非常得不偿失的事情。

Win Win:在博士期间,对你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若愚:对于我而言,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平衡自己的想法和主流学界的分歧。你会发现你有一些想法,是很多人没有说过的。 因为你尚未成为被公众所认可的、合格的、知名的学者,你的话语权会非常弱。所以,在平时会议上,在workshop上,要发表你的看法,要努力地把它梳理清楚。对于一个中国人而言,更有挑战性,因为要把你的思路清晰地表达给你的教授。尤其是当你的观点跟你的教授发生分歧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事。

微信图片_20180702135630

Win Win:那应当如何正确选择导师?

张若愚:选好导师是很重要的一点。专业,导师都很重要,因为不一样的导师有不一样的期待和不一样的风格,尤其是有些导师的方向可能跟你的是相反的。这个时候即使他再有名,可能你不会很舒服。有些其他学科里面的导师,比如在工科,他可能需要一些人帮他干活。很多人会希望跟一个很有名的“老板”,但是,这是有坏处的。他们不会花太多时间真正的关注你。

很幸运的是,我的导师对我非常好,因为我做的方向跟他方向很像。他其实是一个有一定声望的人,但他还没有那么的忙。不至于每天到处的开会,他可以定期见我。因为很多导师是非常忙的,根本没有时间真正的分析你的文章。

Win Win:如果与导师意见分歧,那你觉得用怎样的态度和方式去沟通会比较好呢?

张若愚:勇敢地说出你的观点,不要掺杂太多的个人因素,因为他们是西方人。尤其英国人比较强调礼仪,manner,所以他们说话比较委婉,这是我学到的一个东西。如果你直接说他是错的,或者说这是stupid,这是非常不尊重的。

学习博士的过程就是一个学习如何平衡不一样的人生态度的过程,你既要学习如何写文章,又要学习如何跟导师打交道。

学术圈其实是一个相对其他领域而言,比较纯粹的一个行业,但其实它也是人构成的。它也有情感需求,也有相互的礼仪。这是需要慢慢体味的。在生活中,比如说在开会中和你导师的交流,这都是非常细小的部分。

Win Win:对礼仪方面,跟导师沟通,需要怎么去把握那个度?


张若愚:我觉得要首先要尊重导师,尤其是把他的成果真正理解了之后再发表你的看法。很多导师很温和,他不会直接说他个人的看法。这可能会给一些同学一个印象:他没有自己的东西,只有我是对的。但是,有时候这可能是一个错觉。后来,我发现导师有一套非常好的系统。那只不过是他在尊重我,希望我把自己的观点发展出来。不要把客气当成他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的。

另外,不要把导师想成一个权威。有的导师是很开放的,其实他很喜欢跟你讨论他的观点。有时候,我们太不勇敢,问题反而会出现。这要一个平衡。一方面你要礼貌地跟他说话,那另一方面,你要主动地把你想干的事情告诉他。

张若愚:有时候导师太尊重你了,以至于他给你太多的自由。虽然导师不会要求你,强迫每周见一次,但有些导师会说:我们可以自由一些,你什么时候写完了发邮件给我。其实他是尊重你,但是很多人由于自己的时间控制不好,他可能3个月或者半年发一次邮件。导师也不会说什么。导师会认为你一定是准备得特别充分,但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做得那么好,反倒浪费了半年时间。

时刻要给自己上一个发条,努力地、主动地跟导师联系。我们自己一定要自律,有一个时间表。

Win Win:所以大家要学会去管理自己,管理何时与导师联系。非常感谢今天来到我的节目,分享了特别而高深的博士生感言,希望下次来到我的节目,能够分享更多你的经验。谢谢。

最后,感谢文文团队的 Rowan 为本次录音的文字编辑付出辛苦劳动!